印象中那个“操心”的人

曹伟,一个“而立之年”的青年才俊,瘦高瘦高的帅哥,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由于在家里排行老大,从小习惯了细心照顾弟弟妹妹,所以他也是一个特别会为人、为事操心的人,加之他姓曹,因此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曹心”,慢慢地演变成了“操心”。
初次听说曹哥是在2014年春季,记得当初在合同部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听他们说绒姐的老公要来项目部了。当时很好奇,心想这会是怎样的一个人,部长的一句话“他也是个帅哥”,让我对他有了第一个模糊的印象——“帅”。
大概过了1个月,他来到了大家惠罗10标项目部。在那个独立于山坡上的项目部,篮球赛算是大家最寻常的业余活动了。篮球场上的曹哥总是那么卖力,只要有他在,打篮球的节奏感和拼搏的氛围都会被带动起来,慢慢的我对他有了第二个印象——有干劲、不服输。
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作接触和交流,大家对他的业务能力和技术水平都越来越称赞。在业务方面,他是一个内外兼修的人:内业上,他做得很专业、很规范、很完整,当时质检部的大部分内业资料都是他在整理、补充和完善;现场管理方面,他是一个认真、细致、责任心强的人,知道该怎么干、该怎么管。工作中我经常找他给我解答一些技术问题,他是一个能给我全面解惑授业的人。相处的时间久了,我对他也有了第三个印象——有能力、有担当、责任心强、善于超前谋划的良师益友。
2014年8月,项目在清退其中一个隧道队伍后自行组建了两个隧道直属队对剩余工程进行施工,经过八个月的奋战,那条全线最长的隧道在他们共同的努力下顺利贯通了。作为隧道直属队的管理人员,他不仅提升了个人能力,也为项目隧道直属队施工模式的管理总结作出了一定贡献。
2016年12月9日接到他的电话时,我知道他归队了。那段时间里,大家二十多个人挤在当地居民的三层小楼房里共同为新项目的进场做策划。当时的望谟正值冬季,到现场勘探的时候经常会遇上小雨,翻越大山时经常会滑倒,然后屁股落在斜坡的草丛上便能滑行五六米。天气阴寒,我清楚地记得在短短的二十天时间里,我连着感冒了三次,但他一直坚持白天和现场工程师看现场,晚上细心编写策划书。
曹哥和绒姐既是一对欢喜冤家,更是一对恩爱的夫妻。记得有一次,曹哥惹绒姐生气了,然后绒姐下班后在没告诉他的情况下就到城里购物去了。曹哥晚上回来后找遍了整个项目部都没找到她,然后便到行政办去问刘主任“叔,我媳妇找不到了,你知道去哪里了不?”大家知道后也一直把此事当做一个笑谈。记得前不久跟绒姐聊天时,绒姐说了一句话“我前天看到曹哥比以前苍老了,感觉挺心酸的,以前自己也任性了一些。”听到这句话,我感动于他们的感情,两个人虽然在一个项目,但一个住经理部,一个住山里的隧道驻地,一周也就能相见一两次。这样一份彼此的牵挂也为我诠释了一份真挚的夫妻情。
2016年2月至今,曹哥作为罗望7标打哨隧道的直属队长,一直奋战在前线,不仅顺利完成了本标段的隧道施工任务,还积极响应业主要求继续往前掘进,帮助8标段完成了一百多米的施工任务。在他和同事们的努力下,打哨隧道在确保安全、质量、进度、成本的前提下顺利完成了施工任务,也在施工中不断总结出了一些丰富的经验,并探索出一些隧道施工的新工艺、工法。
在2016年度施工管理工作中,他负责的直属队不仅获得了贵州省总工会“工人先锋号”荣誉称号,还获得了企业2016年度“两个文明建设先进集体”、“安全先进集体”等荣誉。相信他的努力也会带动身边的人不断迎难而上,再创佳绩。
作为一名筑路人,一个责任重大的隧道队长,我相信这个为人、为事“操心”的人一定会用他的努力与真诚,给予满意,收获微笑。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