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让我欢脱,更让我沉默

一直想写点东西,但总感觉文字很苍白,无法表达自己内心情感的跃动和复杂,我本是桀骜不驯,无所畏惧,也觉得现在的自己难以捉摸,就如同身在北方的隆冬,却总希翼是穿着短裤、背心、人字拖自由洒脱奔跑在南方的海边,可真正在南方了,却又羡慕在北方冰冷却有阳光的中午,把自己装的只露俩眼睛的安全感。

今天的夜,寂寥如水。像是被浓墨浸染了一般,铺洒着无尽的黑暗,包裹了整个世界,万物在这寂灭的混沌中沉睡,似乎尘封了千万年,我伫立其中,被一片静谧包裹着。时间似乎停止了流动,我的指尖好似触到了它的尾巴。周围的气流略有波动,似乎有什么贯穿了今古,包容的世界,代替了时间缓缓飘荡过来。终于,我听到有一种声音在呼唤,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响起的,似乎它一直都在这个世界中飘荡,它的出现,完全没有一点突兀,似乎最原始的状态本就是如此,或者说我的世界本就是它,它已完全融入这片夜,毫无阻碍的铺染在这天地。

于是我寻觅,聆听,聆听夜,聆听自己。

其实,我知道,我可能只是彼此生命褶皱里的一粒微尘,我得承认。最近看镜子里的自己,突然会觉得不认识眼前的人了。看一年前的照片,竟然发现不像现在的自己了;再看看一年后的自己,已经快要模糊当时的样子。海南的紫外线已经将我刻画成一个成年人的皮肤,工作沟通中的摸爬滚打让我慢慢学会了理解,然而紧张急促的气氛还是没能磨平最初的耿直和纯粹……

电脑的反应越来越慢,每次检测的分数越来越低,懒得去彻底杀毒;桌子上的资料摞的越来越高,偶尔会有灰尘,却无意去整理。抽屉里的东西越积越多,满厢狼藉,也没有去清理,耳机里循环的几首歌越来越打中心事,却无力更新。脑子里的故事越来越散,杂乱无章,我不想梳理。窗外修建垃圾处理厂的施工队好像终于停歇了,天依旧蓝得彻底,云终于缓缓流走了;树叶上面绿了,隐藏在目光之外的也即将落下,看不出一点交替的迹象,又仿佛依旧停留在最初;项目的篮球场有一个多月没有活动了,刚立起来的羽毛球网也在晚风的拉扯下,曳曳的晃着;我忙着穿梭在宿舍和办公楼之间,和着一杯茶,忙着低头做着熟悉的excell表,Word文档,亦或是处理一些琐碎的杂务。

生活从来都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用酸甜苦辣组成的公式交叉解答的过程分析;在这个1000多平米的院子里,承载了太多太多,也牵动着我年少的心。 曾在这个院里,打篮球摔伤过,喝醉酒大喊过,谈笑风声过,心酸委屈过,但我依旧爱它,就像吃辣条一样,辣的眼泪鼻涕横流,依旧觉得美味。去年大家六个刚来时带给院里无尽活力的场景依然记忆犹新, 骑车压伤“来福”后六个人抱头痛哭的情境依旧难忘,陶大厨的苦瓜泡饭也是让人意犹未尽,门口那三颗老椰树依旧是去年的老椰树,楼上的LED灯也换了好多次,隔壁村委会新建的娱乐中心,热闹非凡;耿直、纯粹、饱满的大家仿佛都发生在眼前。

是的,大家总是后知后觉,存在于本来美好的世界尚不自知,等快结束时才会急着去怀念。项目很快就竣工了,往日欢腾的人流似乎慢了下来,告别这东西把,有些时候快的让人来不及道别,有些时候却又慢的让人难以察觉,甚至有时候你突然发现好多天没看到一个人了,问别人后,别人告诉你已经走了半个月了。心里想,呀,一不留神半个月过去了,然后好多个不留神,一年就这样过去了。自打来项目,好像再也没机会像大学那样任性的睡了,七堇年说,被窝是青春的坟墓,我也没睡懒觉,怎么青春也渐渐没了……看看自己,体重增加了,头发越来越短了,花花绿绿的衣服穿得越来越少了,走路也不蹦蹦跳跳了,坐着也不抖腿了。关于所有所有的一切,清晰地就像刚发生在眼前,我放下还有10%电量的手机,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院子不大,一眼就能看到边,也恰好,一眼就能看到所有人.最近院子里人越来越少了,我知道,告别近了。

昌铺路面项目主线施工终于结束了,在现场看到主线完工的烟花和大家注视烟花时候的笑容,突然觉得好感动,曾经每次上工地都多少有些不情愿,总担心会把自己晒黑,但这一刻,我真的觉得太美丽,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以前现场施工的画面,如同一卷书,不断地在脑海中翻阅,那些艰辛,那些茹苦,那些一幕的一幕,都好熟悉。樊总说,他想回家了;万胖子说,他要结婚了;梁白话也去别的项目继续发光发热了……大家好像总都有无限的事可以办,可我却不知道要干啥了,女朋友在贵州项目,家里又太远,以前一直羡慕的城市生活原来也没那么潇洒,突然觉得一切都挺好的,终于形成了应该具有的习惯。

我好像错过了很多很多,但原来,我一直都拥有。盆里的花,乍现就凋落,叶落一地,风吹后就散;空气里的暖热,一个寒流就瓦解。生活让我欢脱,更让我沉默。那么,请相信,我的每一步,都在通往你的路上。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