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全家福

有一种儿女幸福是久别重逢的相聚;有一种儿女幸福是亲手买个棒棒糖让她喜乐融融;有一种儿女幸福是陪着她一起迈着脚步去上学的路上;有一种儿女幸福是相伴左右看着深夜她梦中甜蜜的微笑;而这些看似简单却不能给予的竟在大家大多数筑路人心中便是一种奢望,大家时而想着,时而念着……
铜仁的清晨很美,在隧道的我每天总会在轰鸣的机械交响曲中起床,映衬着一缕暖暖的晨光戴好安全帽进入施工现场开始一天的工作,而今天的清晨是那么特殊,豆粒儿大的雨滴打在蓝白相间的彩钢屋顶奏起了欢快地乐章,站在施工现场我环视周围的一切,平日里山峦起伏的身影早已消失,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水墨画,轻纱幔帐的晨雾给大山穿上了嫁衣,微风漂荡夹杂着雨滴,回弹在眼眸的一瞬间让我心旷神怡,仿佛万籁俱静地深山中大家这一群人被大自然赐予了新的生命。
随着一阵手机声响,在隧道值班室我掏出了手机,凝视着闪烁的屏幕,点开了微信,是媳妇的来电,接通后,她抱着女儿,欣喜万分的我看着屏幕被一股无厘头的思念止住了嘴巴,想说的话竟咔在了喉咙,一下却不知从何开口,不知道该给女儿和媳妇说点什么,简短的2分钟视频,媳妇告诉我女儿会笑了,也会在不舒服的时候踢被子了。午饭时,我坐在饭桌上想着媳妇说的话,想着那个呜呜哇哇还不曾叫爸爸地女儿,想着她在家里的生活,嘴角时不时地便扬起微笑,但细细想想还挺自责,在她出生的8天后,我回到了工作岗位,忙忙碌碌,丢下了她和她妈妈,时间流逝,在星辰余昏中度过了3个月,作为一个爸爸我为她做的太少,也许现在笨拙的都不会替她换一张尿不湿;也许哭闹的她此刻在我身边我却手忙脚乱,不知如何安慰;也许还不会像她妈妈一样给她晚上讲着童话里的故事;也许我……
想着,念着,千万种思绪拉动我进入了小学时代,那时候的我很淘气,也很贪玩,爸爸工作忙,妈妈等着我放学回家一起去照相馆照一张全家福,年幼的我只会摆弄手中的玩具枪,沉浸在虚拟的童乐时代,照完相后自己还低着头,还喋喋不休的说妈妈无聊,现在回想起来是有多么懊恼,自己也身为人父,那时候的家很温馨,一家人随时可以有个照面,自己参加工作6年多,从就业结婚生子,度过了人生最幸福的日子,有爸妈地陪伴,常年在外顾不了家,刻在心上的永远是每一年年假回家的一瞬间母亲的喜悦和东忙西忙往家里买东西的爸爸,和那每年假回单位上班身在清晨漆黑路口揉眼睛的妈妈。作为儿子,为父母尽孝做的少之又少;作为妻子的丈夫,陪她踏马路的岁月屈指可数;作为孩子的父亲,几乎很难见证女儿每天的喜怒哀乐。
一张全家福勾勒了我28年的成长,见证了我幸福的存在。在挂掉视频的那一刻,我轻轻地截了一个屏幕,这是相隔千里,属于我自己家里的一张全家福。这个虽说科技领先的时代,大家有所谓的掌上神器,但大家没有的是一起陪家人走过的路,能有这样的一个全家福,我很知足,也很开心。临近6月1日,这个属于女儿你的节日,也是属于千万东萌萌宝的节日,爸爸用这几行简短的文字送给你甜甜的祝福,希翼以后的岁月你能快乐成长,也希翼那个和集体婚礼上我喊出最美的新娘---微微姑娘,你的妈妈永远漂亮。 (贾鹏)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