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哥佚事

喀麦隆项目 杨继平
彦哥名叫冯彦,河南人,目前是喀麦隆项目物机部的机械管理兼修理厂厂长。彦哥是老东盟人了,在项目时间长,为人豪爽不羁,做事一丝不苟,其人可歌,其事可扬。
第一次见彦哥是在机西项目,当时项目在临建,彦哥开着一个小面包车整天忙前忙后,既要接大家来回吃饭,又要跑采购,很少有停下来的时候。当时大家都叫他“冯部长”,开始我还以为他就是物资部长,过了一段时间才知道他是协调部长。


机西高速地处河南东南部平原地带,穿村过乡,挖地填路,群众工作异常艰难。彦哥作为河南人本地人,知道河南人的脾气,了解河南人的习性,他毫不退缩,挑起了路地协调这个重担。每天开着那个小面包车,带着两个协调员,早出晚归。县长、局长、乡长、村长、组长一一拜会,大爷、大妈、大哥、大婶、大兄弟个个开导;说话说到喉咙冒烟、声音嘶哑,喝酒喝到肠疼胃痛、头重脚轻。
在机西项目我看到的彦哥经常是这种状态:人坐在车上,一只手扶方向盘,一只手接着电话,面包车的发动机轰鸣着,随时准备出发或者已经出发。你可能会问:彦哥不懂交规吗?开车还打电话。其实彦哥比谁都懂交规,他都是十几年的老司机了,实在是电话铃一响,刻不容缓啊。在机西协调工作的高峰时期,彦哥曾经一天接过一百多次电话,晚上睡觉耳边都是电话铃声的回音。
机西的协调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企业对项目协调工作进行了肯定和表扬,面对大家的掌声和赞扬时,彦哥却一只手挠着后脑勺,嘿嘿一笑:没啥、没啥,这都是俺的本职工作。
喀麦隆项目我来的比较早,深深体会了语言不通是多么的不便。后来看到后续进场人员名单里有彦哥,我就想:彦哥这次估计要为难了,普通话、河南话当地工人不懂,法语、英语彦哥不熟,这到时候怎么搞协调啊。但是,当彦哥来了之后,我发现我彻底错了。
首先,彦哥来这里不是搞协调来了,他是来管理、调度和维修项目上所有机械的。至此我才知道,彦哥是干机械部出身。一路走来,机械部的车队、修理班、拌和站、办公室他都干过,开车技术他是教练中的教练,修理技术他是师傅中的师傅,为人处事方面他是上行下效的榜样。
其次,语言对于彦哥来说可以这样形容“天空飘来五个字,那就不是事”,简单的法语、零星的英语、普通话、河南话,再加上肢体语言,当地工人在他的带领下忙前忙后,有条不紊。彦哥不但能现场指挥当地工人干活,他还能打电话给当地工人安排工作,而且他还互相学习:当地工人教他法语和英语,他教当地工人普通话和河南话,现在跟他干活的工人都能用中国话说几句口头禅了。
在大家项目的黑工机械操作手技术水平非常一般,这就造成大家机械的故障率非常高。机械一停活就没法干了,必须得第一时间抢修,这时候彦哥顶上了,他开着车,拉着工具箱和他的徒弟迅速赶到现场。在现场,彦哥手里拎着扳手嘴里吸着烟,一边认真检查机械故障的位置,一边思考着维修的方案,计算着维修的成本和时间,那个最经济合理的方案很快便浮出了他的脑海。


项目从开工到现在半年多了,机械故障的次数可以说是“不计其数”,但所有的故障都被一一排除了,这其中彦哥功不可没。每次安总在会上问:“冯彦,ΧΧΧ明天能修好不?”彦哥都会说:“么问题,有困难大家自己克服,尽全力保证一线施工生产。”这句话说起来轻松,背后却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彦哥每天都起的很早,在上班之前就投入到工作中去,中午总是在最后吃饭的那几个人里面,晚上回来也很晚,即使回到宿舍他还要和手下人讨论某个机械的维修方案。每次看到彦哥,都能从他眼里看到疲惫的痕迹,但他好像自己不知道。每次从彦哥的宿舍门口经过,都会看到那些虽然洗过却还油迹斑斑的衣服和那已经磨平了底子的鞋子。
彦哥的事还有好多好多,彦哥的亮点也不止这些,他值得大家每个年轻人叫一声“哥”,从他身上大家看到的是担当,是奉献,是敢于面对任何困难和挑战的“东盟精神”,他是大家的榜样。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