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夏”其人

 


不知觉,毕业至今已有五六个年头,经常会和三五同事讨论起来,在单位多久才算得上老员工,5年?还是10年?有一个人给了我答案,他说为单位付出了青春的人,就叫老员工。
老夏,平日里大伙儿喜欢这么称呼他。他叫夏凡成了,一个年过三十的男人,一个在东盟企业工作十余载的人。他皮肤稍显黝黑,体型偏胖,显得魁梧;小圆脸,留着寸头,眼睛稍大,有着浓重的眉毛,感觉粗犷又精明,走起路来稳扎稳打脚步却轻巧;背影宽厚,显得整个人十分强壮,回头一笑,又露出几分憨厚而调皮。总结起来就是一个颜值不高、个头不高却能量很高的温柔的人。因为这些,他经常会用人丑就要多努力的话来调侃自己,很是幽默。
第一次认识老夏是在2010年的时候,毕业后我分配到企业西宝高速改扩建项目,那时都还是刚毕业的学生娃,初上工地,见到什么都很新鲜。记得当时项目还在临建,老夏负责试验室及职工宿舍的临建工作,每天戴着草帽顶着太阳跑来跑去、看这看那,起初还以为他是临建队伍老板。后来才知道他是试验室的同事,老夏也很热心的为大家这些学生娃讲述很多新鲜事物,小到一个排水沟,大到大家从没有见过的施工机械等等。他讲起东西来很生动且亲切,让大家能够感受到一位前辈的温暖与友好。西宝高速项目结束后,因工作调动,与老夏一别几年,这几年,大家当初的学生娃也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逐渐成熟,慢慢变成了师傅级员工。当然,大家对于新同事的态度自然而然的也会像老夏对待当初的大家一般,也许这也是企业学问的传承。
15年初,工作调动至企业贵瓮高速路面项目,再与老夏相见时,他已经是试验室负责人,对比以前的印象,明显多了几分干练与稳健。多年不见,自然会多说几句,大家聊到了以前,聊到了分别这几年的种种,字里行间的话语反映出这几年他的成熟。当然,我知道这种成熟与年龄无关。有次听一名刚入职的试验室同事说起老夏,他说与老夏共事收获很大,因多年从事试验检测工作,不仅能和他学到仪器操作等专业方面的常识,并且对试验室所有的仪器的简单维修工作都掌握了。因为除了正常工作之外,老夏时常会一手带着油迹的手套、一手拎着扳手或螺丝刀出现在试验室里。大家似乎也习惯了有他这样一名兼职维修工,仪器设备出了问题以后总会喊着“老夏,老夏”很是信任。这些年,老夏改变了,但对工作的务实还是和当时那个带着草帽顶着太阳的他一样。其实对于一名新员工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如何让他尽快的独立,老夏深知这其中的方法,他也用自己的言传身教去行动着、影响着。因为工作性质,老夏在试验室的工作越来越多的从内部领导过渡到外部沟通协调,在处理外部关系上,总会以温柔对待,换来当然也是诚心。与其说他八面玲珑,我更愿意用温柔成熟来形容。因为他与人沟通不是用夸张的手段,更多的是自身的修为,让人觉得平易舒服。老夏告诉过我,他只有高中学问出身,所以在工作中有许多地方有所牵绊。在我眼里,他却用更多的努力去弥补不高的学历,也使得他身上多了一份谦恭。正因为老夏的存在,让我懂得了在工作中多看看自己的缺点,多去弥补自己的缺点。
不管在工作还是生活中,人们总会习惯性效仿成熟的优秀者。大家身边值得去学习的人是谁?其实他们多是像老夏这样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默默付出,然后细雨润物般影响着身边人。如果要给老夏去做一个标记,用余秋雨先生写过的一段话最为合适:“那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目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乐,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四周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喧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泊”。(毕节农村公路威宁项目  关文)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