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姓岳,山丘岳

先生姓岳,山丘岳,姓氏已注定了过不了“山”这个槛儿。

岳先生是做测量的,活脱脱一工程男。记得刚认识的时候,在家翻相册。可以说他以前就是一枚小鲜肉,现在膀大腰粗,皮肤黝黑,每次从工地回来,身上都会被虫子咬出包,还带着一身臭汗味,他说这叫男人味,姑且原谅他吧,毕竟是亲老公。

刚认识的第一年,自己工作比较轻松,闲暇时间也多,老是抱怨他不能陪我,但也只是抱怨一下,毕竟自己也在工地上过班,知道工地上条件有限,而且工作量也大,所以很多时候都成了我主动找他聊天,笑着:“哪有你这样谈女朋友的,你这完全是占了一个大便宜”。每次谈到这里,岳先生总是嘿嘿一笑,紧接着就小心翼翼的“道歉”哄我了。婚后,我也理解他不可能放弃现在的工作,365天和我一起在家里不现实,所以选择了跟着他一起去他的工地了。
岳先生的工作给我的印象是“左持图,右挂尺”,整日戴着安全帽、背着仪器在山里穿梭。

但当俩人在一起上班后,自己就更加了解了他的工作内容,但也因此而闹出不少笑话。初来的一天,想着洗衣服,翻找他换下来的衣服,但就是死活找不到,正纳闷着,他就过来了,“你换下的衣服呢,我怎么找不到啊”,岳先生晃了一下眼说:“我等会加班完,自己洗”。这让我更纳闷了,“赶紧找出来!”岳先生很为难的自己从箱子里翻出来。我提起已然和泥水和成的一堆衣服,忍不住笑声“这都什么啊!你去工地不是逃难吧”。岳先生翻了翻白眼,“今天不小心跌了一跤,衣服脏了也破了,准备换下来自己处理来着”,我又忍不住破声笑:“行啦、行啦,你别管了”,便拎着“一堆”出去了。

贵州多雨,再加上每天都在山上穿梭,稍不留意跌倒之类的也很正常,而且我发现岳先生但凡去工区,必带着一把砍刀去清理荆棘,走起路来由于身材的缘故,左右摇摆,让我时常看到也是忍俊不禁。自打“一堆”事件过后,岳先生更是让我不省心,衣服上总是有些烂孔和撕挂,我是可忍、孰不可忍:“你还来劲了”,他倒真来劲了“现在的衣服裤子不都是流行破破烂烂的陈旧感吗”,我板着脸硬把笑憋回去,要不他还不为所欲为啊,不过时间证明,他衣服还是偶有破处,不过已经好了很多。

岳先生白天多在工地跑,所以晚上回来基本都是在办公室,大大的身子往显示屏前一挺,一手鼠标,一手键盘,有模有样地处理数据、绘图,偶尔还扶一扶眼镜,在办公室陪着他加班,倒让我觉得自愧不如他的细腻和细心了,想一想又来气,他就不能对我也这样细腻和细心,又觉得自己和他的工作竟然争风吃醋,自己不知不觉就笑出声,让他着实诧异。

岳先生话不多,典型的工程男,总是拿专业术语来“挤兑”我,一次穿了个低腰的衣服,他来了句:“保护层厚度不足,都露筋了!”我能怎么办?换个长衣服呗!对于岳先生的“审美理念”我也是无话可说,但他对我的爱却在行动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我夸他是“行动上的巨人,语言上的弱者”,不知道他每次听着到底是在骂他还是在夸他,反正表情倒是很复杂。

年后到项目不久,我去医院检查发现怀孕了,岳先生乐坏了,他的“小心翼翼”也在我身上显现得多了起来,晚上加班到很晚,回寝室蹑手蹑脚,衣服也抢着帮我洗,早上起床,打好饭端回寝室这些“小温暖”也已经是生活中稀松平常之事了。

现在的我也已经适应、熟悉了岳先生的工地生活,两人每日忙于工作,却也不耽误属于自己的时间,岳先生的“风情”仍旧显得还是笨拙,倒让我欢笑不断,也让岳先生对自己的工作更加认真、坚定了。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