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下的坚守

酷暑下,头顶着骄阳,脚踩着热气蒸腾的沥青,这样的工作,一般人能坚持多久?而在都凯项目工地上,有这么一群路面队工人,随着项目走南闯北,已经坚守了二十余年。

伴着骄阳似火的天气,伏天里他们依旧热火朝天地大干着。黝黑的皮肤渗出密密的汗珠,从粗糙的脸颊、微弯曲的脊背甚至裤腿里往下流淌。但他们似乎早已习惯这样的高温一样,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做着手上的工作,举止稳重,配合默契。

路面队最煎熬的工作就是摊铺沥青了。摊铺沥青对时间控制的要求极高,人力、机械几乎是不间歇的工作着。头顶火辣辣的太阳,脚踩蒸箱一样的沥青地,一干就是一整天。多年工作的默契早已使他们形成自己的一套肢体语言:远处的田振林喊了一声,胳膊往上一抬,紧握拳头再放下来,王如亮立马理会了,赶紧让摊铺机停了下来。这样默契的肢体语言,可以让他们在骄阳下尽量减少消耗。好在工地上凉茶还是不断的,最热的时候现切个大西瓜,大家轮流快速吃几块,就是一天中不多得的惬意时光了。

下班后王飞拍着田振林肩膀说:“辛苦啦,赶紧回冲个澡睡觉吧”。田振林嘿嘿笑了,露出一口白牙:“辛苦是辛苦,进度不能耽误啊。”这支路面队伍背后有荣誉,肩上有责任,不论严寒酷暑,施工任务可是从不耽误! 

坐在回驻地的车上,赵森手机放着《在他乡》,旋律响了不到三十秒,车上兄弟纷纷起哄让赵森把音乐关了,离家在外的人可听不了思乡的歌。王如金接着放了一首《打靶归来》,让激昂的音乐驱散了些思乡情绪。

隔了会,王如金问赵森:“你家儿子高考咋样?”赵森呼了一口气极开心的答:“考了个好大学嘞。”车上一下子有了快活的空气。这个队伍里好多个工人家里的孩子如今都是大学生呢,他们以辛勤的劳动,获得的荣誉,坚守的责任为孩子们树立了榜样。

工作了一天,想想家人,晚上也能做个好梦。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而他们也将照常坚守在各自的工作岗位。好在,这样的坚守有的是希翼。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