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节

栀子花香伴随着初夏的蝉鸣迤逦而来,伫立在异乡桥头眺望季节的更迭,踏着这深深浅浅的梦行,裹着这碧绿的心事与传统节日涉水相逢。

前段时间回湖南了一趟,正好赶上孩子们的节日,母亲兴许是知道我在家呆的不久,想包些新鲜的粽子让我带回贵州,我婉意说服了母亲,可是此时,回来已有好些日子了,也许是棕熟艾香的滋味又或许是萦绕在心头的那一抹乡愁,我有点懊恼当时没领悟母亲的盛意。

汨罗,是我的故乡,从小生长在汨罗江畔,记忆深处的端午总是跟粽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童年的记忆里,每到端午前几天,母亲会起早去后山坡上把新鲜翠绿的粽叶跟清香扑鼻的艾蒿采摘回来,“清明插柳,端午插艾”她垫起脚尖在门楣插好艾蒿,粽叶放入盛满清水的盆中,糯米已洗涤好,母亲手把手教会我怎样叠粽叶、放糯米、包扎,不久后母亲会把一个个包好串好的粽子放进柴火正旺的锅里,等粽熟的过程是大家姐弟俩最开心的时候,围在灶锅边听着锅盖内沸沸扬扬的咕嘟声,踮起脚尖贪婪的吸着糯米的馥郁,嘴里的馋诞潜滋暗长,粽子出锅,吃着蘸着白糖,没有馅儿风味独特的“清水粽”,让我至今都忘不掉在那个生活条件不富裕年代,陪伴我的童年时光。

“五月五,过端午,赛龙舟,敲锣鼓,端午习俗传千古”,这首脍炙人口的儿歌打开记忆的河床缺口倾泻而下,童年记忆里每到夏天的夜晚听老人讲屈原投江的故事以及魏征曾在《志》中写道:“屈原五月望日赴汨罗,土人追至洞庭不见,湖上船小,莫得挤者,乃歌曰何由得渡湖?因而鼓掉争归,竟会亭上,习以相传,为竟渡之戏。其迅辑齐驱,梢歌乱响,喧振水陆,观者如云,诸郡率然”,自此这个具有凝聚力的龙舟竞渡每年会吸引无数人们前去观看,我还记得前些年带致远去看的情景,青年桡手们奋勇挥桨,意气风发,头上腰上缠绕的那一束红,在五月艳阳的照耀下穿梭在湖面格外醒目,河岸两边鞭炮声、呐喊声、锣鼓声为每一位年轻的桡手加油助威,赛到精彩处,两舟齐头并进,难分胜负,让我不由想到,这是意志的角逐、毅力的较量,更是团队的团结比拼。赛事完后回到家,我跟致远分享这个流传下来久远的故事以及它的精髓,孩子那时总是似懂非懂,而今几年过去他的个子已长的比我还高,也比从前更懂事与用功读书。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在这棕香飘飞,艾蒿青青的节日,在记忆深处怀念那一段历史情怀下的故事以及想念母亲味道的同时,作为母亲的我真想亲手包上那含有蜜枣、豆沙、鲜肉,咸鸭蛋的糯米粽子,稍去给远方的孩子们与父母,而现在身处异乡的我唯愿时光慢些走,大家依旧。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