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建“云端”上的高速

就在前一分钟,火辣辣的太阳,照得技术员吴方兵的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缝,脸上的汗水如泉水一般不断地涌现,很快又汇成溪流,顺势而下,啪嗒滴在了衣服上,滴在了刚刚铺好的路面。吴方兵抿了抿嘴,口中竟散发着咸味,简直比今天食堂早饭里的咸菜都要咸,随即抬起刚刚才干了一点的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袖子碰到了汗水,如干涸的泥土遇到春雨,一片水色,晕染开来。

然而一分钟后,西北边的山头上渐渐乌云密布,太阳一下子就被装进了乌云的袋子里。风势越来越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吴方兵被这风吹得凉爽极了,但是他并没有空暇去享受这凉爽的风。他知道马上就要有一场大暴雨来临,只见手机上的卫星云图显示着草会水库大桥附近,“33分钟后将有大雨,持续时间43分钟”。吴方兵连忙打电话向生产副经理鱼建平报告情况,并联系项目部中巴车到现场给工人提供避雨场所。

海南琼中位于热带海洋季风区北缘,雨水充沛,四周群山环抱,有独特的山区气候特点。5月份以后,便进入琼中的多雨期,基本每天都会有一两场雨。作为项目生产副经理,鱼建平必须要对琼中气候特色了如指掌,要在下雨前1个半小时联系停止拌料。因此,早在一小时前就已打电话给沥青拌合站站长邰卫东,让其停止拌料。

上面层是高速路面的最后一层工艺,最能体现一条高速路的施工质量和形象,对沥青混合料的温度控制要求极高。如遇雨,是不能摊铺沥青混合料的,对于未终压即遭遇雨淋的混合料,要全部清除,并更换新料。这不仅会造成材料的浪费,更会影响路面的质量和形象。因此,施工现场必须要和沥青拌合站紧密配合,“现场一小时摊铺多少料,拌合站一小时就生产多少料,进度与产料相匹配。”这是机械部部长乌晓亮总结出在这种多雨天气下节省成本并保证沥青混合料质量的方法。

随着风势的变大,乌云愈加密布,工人们的步伐愈加快,快中却不显慌乱。黑云压城下是他们热火朝天的干劲。工班工人王小勤用铁揪装上沥青混合料,在复压之后把有缺料的地方填平。“在一片黑魆魆的面上检查缺料,并且行走在160℃的沥青面上,非常考验一个人的细心与耐心”,吴方兵先容道。巩红斌则要负责检查桥面边缘碾压的质量,高出摊铺面的部分,要及时铲掉,否则沥青混合料冷却后,就很难清除,影响路面质量和形象;石磊负责终压过程,要把路面碾压至无轮迹,他知道终压是路面最后成型的一步,真正决定着路面最终呈现的形象,每一步都是不能少的,速度要保持着3-6km/h匀速碾压。

“越是快下雨的时候,越不能慌乱,否则,可能雨没下,因为慌乱就都前功尽弃了。”吴方兵带领工人们把收尾工作做好后,便让他们赶紧上车,并领取项目部为大家准备的防暑降温品——西瓜。

不一会儿,雨便如约而至,哗啦啦倾盆而下。中巴车没有将他们送回生活区,大家便知这又是一场过云雨。大雨过后,还要继续履行“固基修道,履方致远”的使命。

鱼建平最喜欢雨过天晴后的琼乐高速了。琼乐高速琼中至五指山段桥隧比高达43%,仅桥梁长度就有34km,在琼乐B1合同段承建的24.15km中桥梁为8km,车辆行驶在琼乐高速上,不少时间有“在空中”之感。雨后云雾在连绵的山间缭绕,更有行驶在“云端”之感 。“琼乐高速将会是海南省最美的云端上的高速”,他自豪地说道。

但是,对于琼乐高速B1合同段来说,100天的时间完成近2亿的产值,实现指挥部6月15日主线通车的要求,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极其珍贵的。5月就是最后冲刺阶段了。 “与天公抢时间,只能见缝插针,”鱼建平先容到。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