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厨的“银鱼戏水”

“一叶落锅一叶飘,一叶离面又出刀,银鱼落水翻白浪,柳叶乘风下树梢。”这首民间的顺口溜把刀削面的制作过程之美与面叶形态之美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这不,四月的时间刚过一大半,这已经是大家项目部的员工这个月第三次晚上吃刀削面了。原因很简单:大伙爱吃,食堂的大厨师傅们也乐意做。

国道212仁怀市鲁五项目从进场施工到现在已经两年有余了。路基、桥梁、隧道已经施工完毕,现在正准备把这些分项工程给“联”起来,再给他们披上一层闪亮的外衣——每天早出晚归的路面师傅们就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这项摊铺沥青路面的施工作业。干路面摊铺的都知道,这项工作要消耗大量的体能,自然就需要巨大的能量来补充了。于是,食堂的师傅们为了改善伙食,让大伙儿吃的好,吃的饱,就经常做大家北方人爱吃的刀削面。

听王大厨讲,刀削面要做好,从原材料的准备、揉面力度、到一刀一刀的削面技术上,整个过程都马虎不得。首先是做面用的水和面的比例要求要准确, 一般是一斤面三两水,打成面穗,再揉成面团,然后用湿布蒙住,饧半小时后再揉,揉面的时候要用力,揉匀、揉软、揉光,如果揉面功夫不到,削面时就容易粘刀、断条,大大影响后续的步骤,做出来的面也就不是“削”出来的了。待到水开,就要削面了,左手把面团举到肩膀上,右手拿着特制的弧形削刀,对着汤锅,嚓、嚓、嚓,一刀赶一刀,削出的面叶儿,一叶连一叶,恰似流星赶月,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的白线,面叶落入汤锅,汤滚面翻,又像银鱼戏水,煞是好看。大家食堂王大厨的技术精湛,削出来的每个面叶的长度,恰好都是六寸。有时候从食堂窗口往进看时,都仿佛在欣赏一次艺术表演。 

项目部的员工加上铺筑沥青路面的师傅们,大家项目部百十余号人的晚饭就在食堂王大厨左手托面,右手持刀的手中做出来了。只要听说晚上是刀削面,一到下班时间,员工们就迫不及待地往食堂赶去,在窗口前排起长长的队伍,运气好的话,面刚出锅,舀一大勺到自己的碗里,心满意足地吃着,运气不好,就一个个地往窗口里探着脑袋,巴巴地望着,看着下一锅啥时候可以出来,等得那个焦急啊!等到一大锅面端出来,员工们七手八脚地就要把自己的碗递给盛饭的姐姐,舀上一大勺,再加点臊子,有时候是西红柿鸡蛋,有时候是炸酱肉末,往面上一淋,递给大伙,大伙边走边用筷子拌着,口中啧啧称赞,还没到餐厅坐下,碗里的面就吃完了一半。大部分工人们饭量大,一晚是不够的,常常要来第二碗,干了一天的活儿,晚饭时刻正需要这耐饱的汤面来填饱肚子。

世界面食在中国,中国面食在山西,我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山西人,可是我在咱这项目部吃的刀削面,一点都不亚于在山西品尝过的刀削面,项目部王大厨的刀削面,让我感受到了家乡的味道,也让大家这些背井离乡的项目员工们大饱口福,缓解了相思之情。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