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滩最美的“弧线”

民国初年,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提出要建设一条东起北京经阿拉善西到迪化(乌鲁木齐)的进疆大通道。2015年2月,筹划多时的京新高速公路开工建设,计划今年6月30日前工程主线通车,百年梦想,即将实现。
已经有30年建筑“工龄”的杜子义谈到京新高速公路,话里总是难掩激动:“这条公路通车后,将构筑起一条祖国北部进入新疆的最快、最便捷的大通道,开辟一条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到天津港的北部沿边最快捷出海通道。同时,对于加快内蒙古融入‘一带一路’和向北开放战略实施、拉动内蒙古经济快速发展意义重大。”
京新高速全长2540公里。其中,临河—白疙瘩段(阿拉善盟境内)工程主线长814.37公里,连接线长173.63公里,总投资302亿元。该段途经敖伦布拉格、乌力吉、苏宏图、雅干、额济纳、路井,终点位于白疙瘩(蒙甘界)。这也是目前我区高速公路建设里程最长、投资额最大的工程。
回顾2年来的历程,杜子义说:“这条路要贯通大漠戈壁,特别是要穿越无人区,3个总包部,每个总包部下设6至10个项目部。工人们在初进施工现场时共同面对的问题就是缺水或没水、没电、没路、没信号。但没有一个项目部因为这些原因退场或耽误工期。”
由中国交建承担的第三标段是全线最艰苦的标段,穿越170公里无人区。2015年1月20日,第一批临建人员进场,沙漠气候多变,夜里狂风大作,临时搭建的帐篷一下子就被吹跑,后来大家想出一个办法,就地挖了一个几米深的大坑,把帐篷支在坑里,这样大家夜里才能睡个安稳觉。就是在这样的地窝子里,工程人员用19天的时间在第三标段全部项目部中率先完成临建。
项目部很多人出生在山清水秀的南方,想象中的内蒙古应该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情景,而来到工地后,才知道阿拉善这个地处内蒙古最西部的地方,实际是黄沙漫漫戈壁滩。
今年39岁的杨孟乾是湖南人,2015年1月20日来到京新高速临白段。
“刚到这里的时候,觉得很新奇,感受大漠的苍凉,体会戈壁中的寂静,拿着手机到处拍照,发到朋友圈,可是渐渐地心里越来越茫然,想放弃,就在这个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
当时,项目一个分部在大山里施工,工程进度有点滞后。带着不满,杨孟乾他们决定前去查看。当时没有便道,从乌力吉到分部的直线距离是65公里。65公里的路,他们要经沙漠、穿梭梭林、跨戈壁滩,谁能想到,最后竟然陷进了沼泽地。大漠2月的夜晚,气温降至零下20多度,把每个人都快冻僵了。凌晨,闻讯赶来的同事才将他们拯救出来。
来到分部,他们才知道,这里根本就没有水、没有电,一间四面漏风的房子,靠着捡来的札干(干枯的梭梭)和骆驼、羊粪取暖,吃的是方便面,几个人合用半盆水洗脸,然后再擦洗一下脚,大家都是两个多月没洗澡了,身上的味道就不能提了,但没有一个人叫苦。
杨孟乾说:“大家本来是问责去的,可是看到这样的情景,大家都流泪了。兄弟们真的太了不起了,他们几乎都是高学历者,可他们干得却是连一般农民工都不愿干的活,这就是大家筑路人的责任、义务和担当。” 从此以后,杨孟乾抛弃所有杂念,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广袤的阿拉善,戈壁滩上地表裸露,难见绿色,有一种植物是这里仅有的绿色,当地人管它叫“骆驼刺”。历经严冬的考验,这个春天,“骆驼刺”再一次萌芽,为这片不毛之地带来生机,京新高速上的筑路人就如同“骆驼刺”,虽然没有挺拔的身姿,却为大漠戈壁带来最美的“弧线”。
 
扫一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